Jump to the main content block

Taitung Hospital

Taitung Hospital
Slogan: Constructing sustainable whloe-preson care / protecting the health of the local people / Implementing healthcare policies / Become a model of public medical system
:::
Position : 
Press Release content
Title

神奇小動作-告別頑固性疼痛

Post Date
2010-11-03
Posting Unit
Hospital
Share
Content

神奇的小動作-告別頑固性疼痛
改善脊髓損傷患者頑固疼痛及動作品質的新嘗試
病人嚐試學習正確姿勢,改變運動模式和使力習慣,養成規律運動習慣,練習放鬆技巧…等
醫病雙方的合作 能得到更佳的療效
前言
不完全脊髓損傷患者在復健的過程中,我們面臨最大的挑戰是全身各式各樣的疼痛和僵硬笨拙的動作;這些疼痛及異樣感,如麻、電、痛、刺、針扎、冷、熱、蟲爬、蟻咬、抽筋等,往往讓病人痛不欲生,影響睡眠及生活品質,因而導致患者心情低落,大大影響復健的進度和信心!傳統的聲光電熱等物理治療和藥物,在處理這類的疼痛上,效果並不理想,所以我們嘗試從學習的角度,教導患者重新建立對身體印象、對感覺、對動作的認知,以及用想像來完成動作的訓練;不僅改善了動作品質的問題,同時對麻刺、抽痛等異樣感也有良好的效果。
案例分享
簡女士,56歲,於97年8月因車禍,在北部某教學醫院開了兩次頸椎的刀,據患者描述,術後她四肢癱瘓,頸部以下完全沒有感覺,但意識清醒,整日臥床長達四個月之久;慢慢地,再努力接受復健治療之後,身體、手腳開始有些感覺和動作,但這也是夢靨的開始;持續地酸麻、針刺、抽痛感和不定時的手腳抽筋,讓她難以承受,晚上要依賴藥物才能入睡!
在北部做了將近一年的復健後,於去年8月回到台東,來署東繼續接受復健治療;剛來署東時,簡女士已能持手杖步行一小段距離,但步態僵直;由臥姿坐起,或是坐姿站起,仍需人攙扶,日常生活也大多需要依賴他人照料;當時簡女士最希望我們能幫她改善全身麻刺、抽筋,還有睡眠的問題,同時也希望動作能再更流暢,不要那麼僵硬!
為了處理這全身刺麻感,簡女士當時服用七、八種藥物,包括可能會引其全身嚴重過敏的癲通(tegretol,卡巴氮平Carbamazepine);減少藥物的依賴也是我們努力的方向!
治療方法
有一位叫做費登奎斯(Moshe Feldenkrais,1904~1984)的學者發現,關於肢體動作再學習、再教育的方式,由於習以為常的錯誤認知,往往使我們用沒有效率甚至錯誤的方式來使用身體,日積月累下來,小則造成全身僵硬、動作笨拙沒有效率,大則造成身體的傷害及長期的痠痛問題;費登奎斯曾將他發展的這套方法,運用在中風、腦傷,及其他腦部引起的運動障礙上,得到良好的效果。所以我用費登奎斯的觀念為主,結合其他身心整合學派的技巧,希望在傳統的復健治療之外,提供更進一步的協助。
具體的操作
我們利用每週一下午,一個多小時的時間,幫簡女士及有興趣患者上課(這是團體課,一般約有3~4個學員參加),由於簡女士動作的限制,我們主要以臥姿為主,我先要他們感受、察覺自己是怎麼躺在地上,察覺身體跟地板的接觸、身體左右兩邊是對稱、是否有什麼不同;我們對身體印象和感覺,是否有些部份比較鮮明、有些部份比較模糊、甚至感受不到他們的存在;先建立起我們對自己身體的當下的感覺,然後用眼睛、用手去校正我們的感覺是否正確。
然後根據不同的部位,提供他們一些簡單的動作,然後以最輕鬆、最省力的方式去完成這些動作;在做動作的同時,去察覺:哪些是多餘、不必要的動作?
我們是如何去啟動這些動作?
能不能在更省力、更輕鬆的完成動作?
有沒有其他不同的方式來做這個動作?
藉由不斷重複的動作,使我們的動作更加流暢、輕鬆;這不是某種機械性重複的肢體鍛鍊,而是以輕鬆緩慢的方式進行,所以學員很容易操作的過程,因太放鬆而「睡著」!
簡女士在第一堂課後,發出驚嘆:「怎麼會這樣,在練習的過程,我的麻刺感不見了,手腳很放鬆,之前那種快要抽筋的感覺,也消失了,我甚至睡著了,現在覺得精神飽滿,好久沒有這種感覺」,當她起來走路,覺得身體好輕鬆,沒有那種被綁住的感覺,同時覺得有踩在地板的感覺,不像之前像是踩在棉花上的感覺!

為什麼這麼神奇?
脊髓損傷、中風或是腦傷的患者,當動作開始出現時,由於力量不夠,無法執行日常生活功能,所以我們會加強肌力訓練;但這類患者是上神經元受損,肌張力容易過強,不當的肌力訓練,會使肌張力更強,因而造成動作僵硬笨拙不流暢;由於肌張力強,我們會施以伸展、拉筋、被動關節活動,不當的伸展運動,用反向的力量來對抗肌張力,反而會誘發肌肉反射,讓肌張力更強。
肌力不夠,我們可教導其用更輕鬆、省力的方式,來執行動作;一般而言,我們的動作,舉手投足,往往用太多不必要的力量;而這類患者也大多不是肌力不夠,而是拮抗肌彼此協調不好,很多力量是用在抵抗拮抗肌的張力,所以患者會有力量被綁住,出不來的感覺。如果懂得太極四兩撥千金、鬆柔的原理,他就會有一種力量被釋放出來的感覺,覺得全身充滿力量,即使僅利用現有的肌力,就可以更有效率、更流暢地用來執行日常生活的動作。
伸展運動也是一樣,我們要教導其放鬆,而不是用力想把筋拉開;透過治療師的巧手,提醒患者緊張的部份,再用一些輕柔的手法,在輕鬆沒有痛苦的情境之下,所以得到的效果往往較強力伸展、硬拉,更好也更持久!
結語
雖然以上的方式得到良好的成效,但是就現在的醫療環境和患者的觀念,這類方式似乎不易推展;患者的就醫形態,大多希望藉由外力,比如藥物、儀器、針灸或是治療師的手,來達到治療的目的;願意學習正確姿勢,改變運動模式和使力習慣,養成規律運動習慣,練習放鬆技巧…,真的不多;有些問題並不是無法改善,而是我們不願意改變。治療是雙方面的,不是醫生或治療師單方面的給予,患者要嘗試改變,這樣才能得到更佳的療效。

Back to Page
Number of Visitors
7797386
Online:2
Latest Update:2022-07-04
The content of this website is owned by the Taitung Hospital of the Ministry of Health and Welfare. It is forbidden to reprint, reproduce or use it for commercial purposes (but not directly by Internet search or hyperlinks, access to the website (domain) of the medical institution) This website is recommended to use IE10.0 or above browser, the best resolution is 1920×948